媒體報道
反恐宣传图片-山东建筑大学教务处,朝中社中文网
時間:2019-11-21
0


           編者按:此外,2007年起施行的《人體器官移植條例》第八條規定,公民生前未表示不同意捐獻其人體器官的,該公民死亡後,其配偶、成年子女、父母可以以書面形式共同表示同意捐獻該公民人體器官的意願。

 石子慧說,在捐獻表簽字的那天晚上,楊素勳找到她和父親,稱捐獻器官後,國家會補償20萬元,“他說從那邊醫生要的,說一般不會給,多了也沒有,只有20萬元。”
於今年1月份進一步修訂的《人體捐獻器官獲取與分配管理規定》中規定:各級各類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發現潛在捐獻者時,應當主動向劃定的OPO(人體器官獲取組織)以及省級紅十字會報告,禁止向其他機構、組織和個人轉介潛在捐獻者。
水寨中学。  鄭建衛 攝
 
反恐宣传图片 一份轉賬記錄單顯示,李萍被摘取器官的第二天,一位名叫“黃超陽”的人打給石子軍的個人賬戶20萬元。
石子慧說,在捐獻表簽字的那天晚上,楊素勳找到她和父親,稱捐獻器官後,國家會補償20萬元,“他說從那邊醫生要的,說一般不會給,多了也沒有,只有20萬元。”
“簽字的那個過程,應該由協調員來完成,而不是ICU的大夫完成。”2018年5月24日,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員答覆石祥林稱。
對於這次蹊蹺的捐贈,石祥林曾

稷山吧 周克禹 攝
北京某家醫院的一位器官捐獻協調員稱,這張器官捐獻登記表確為目前捐獻中使用的登記表。區別是,有石子慧簽過名的登記表上,“印章”“登記單位”“編號”等幾處均為空白。  
捐獻表上的字,是女兒幫石昌永簽的。石子慧記得,楊素勳拿來兩張“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”,表格上方內容已填好,讓他們簽字、按手印。

红楼之追玉逐天。 周克禹 攝
 
石子慧說,在捐獻表簽字的那天晚上,楊素勳找到她和父親,稱捐獻器官後,國家會補償20萬元,“他說從那邊醫生要的,說一般不會給,多了也沒有,只有20萬元。”
“簽字的那個過程,應該由協調員來完成,而不是ICU的大夫完成。”2018年5月24日,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員答覆石祥林稱。
46萬元封口費
者回憶, 此前,他曾聽到石子軍和楊素勳通話,楊素勳最初許諾移植器官後給石家補償16萬元,但石子軍說,“不給20萬元不幹。”

湘潭县一中  鄭建衛  攝
 
石昌永說自己曾猶豫過要不要簽字,但2月14日那天晚上,在楊素勳辦公室,他一下子沒了主意,“人家說什麽就是什麽。”

下壹篇:骸云漫画

冀公網安備 30911號